服务电话:133921763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文化 > 正文

中国服装出口订单暴增

发表时间: 2021-10-19

  根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7月1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,今年上半年,中国出口服装总额达715亿美元,同比增长超4成,比2019年还增加了9%。

  有纺织企业表示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印度以及东南亚国家的服装行业受冲击严重,部分订单转移到中国,该公司1—4月份长丝出口量增加了将近60%。

  据中纺联产业经济研究院数据,2020—2021财年,印度已出口纺织品服装216.7亿美元,同比下降19.3%。央视报道称,在新一轮疫情冲击下,由于工人无法到岗,印度服装企业丢掉了大量的服装出口合同。位于印度旁遮普邦北部城市卢迪亚纳市的袜业中心出口量减少了35%,在服装重镇德里和班加罗尔,服装业劳工缺勤率高达50%。

  另外,近段时间,亚洲其他国家疫情也出现升温迹象,作为全球市场关键的生产、制造基地,这些地方的疫情持续发酵,将对全球供应链产生影响。

  市场上从去年便开始传出“订单回流国内”的消息。盛虹集团旗下江苏盛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盛虹科技)营销部门负责人表示,东南亚和印度的纺织业相对于国内最大的优势是税率,“举例来说,东南亚和印度向欧美、日本出口成衣可以享受免税政策,相比国内,利润可增加8—10%,但随着当地工人工资上涨等的影响,优势也在慢慢缩小。”该负责人称,受成本因素影响,三五年前,国内部分大型纺织企业就向东南亚和印度扩张,其中产业链最下游负责织造、成衣环节的企业早在5年前就开始布局海外,“彼时国内外纺织品产值比例大约是7:3,如今差不多已经持平,东南亚和印度的增长是蛮快的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  针对“订单回流国内”的说法,上述负责人称这并非没有道理。他表示,相对来说,一方面中国的纺织产业链最完整,另一方面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,因此很多国外的品牌都愿意放在中国生产,国内几家大型纺织企业也基本上以内销为主。

  但该负责人同时表示,所谓印度的订单回流,对苏州吴江这一带影响很小,因为印度的纺织品相对来说偏低端。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,公司订单的确出现了较大幅度增长,部分客户排队已经排到了年底,相比2019年都不会差多少,而下游部分成衣制造企业的订单都排到了2022年。

  江苏国泰华盛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志江也表示,目前的订单大概接到10月份到11月份。“我们每天都在寻找新的产能。3月份、5月份我多次去了河南、安徽、山东这些地方找产能。”他说。

  设计的创新、细节的用心,都增加了服装产品的附加值。据了解,一件增加环保功能的衣服在欧美的市场上可以卖到300—500美元的价格。金志江说,服装行业的竞争早已不是简单的价格战,作为时尚的快销品,更重要的是能对市场需求做出快速响应。而随着环保理念的盛行,客户对衣服材质的环保性,也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  不过,也有纺织行业人士对“订单回流国内”持不同看法。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在“炒概念”,因为虽然东南亚和印度的疫情很严重,但还没有到无法生产的地步,一些中间商故意把危机感放大,背后可能存在炒期货、炒大宗商品价格等问题。

  根据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7月1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,今年上半年,中国出口服装总额达715亿美元,同比增长超4成,比2019年还增加了9%。

  有纺织企业表示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印度以及东南亚国家的服装行业受冲击严重,部分订单转移到中国,该公司1—4月份长丝出口量增加了将近60%。

  据中纺联产业经济研究院数据,2020—2021财年,印度已出口纺织品服装216.7亿美元,同比下降19.3%。央视报道称,在新一轮疫情冲击下,由于工人无法到岗,印度服装企业丢掉了大量的服装出口合同。位于印度旁遮普邦北部城市卢迪亚纳市的袜业中心出口量减少了35%,在服装重镇德里和班加罗尔,服装业劳工缺勤率高达50%。

  另外,近段时间,亚洲其他国家疫情也出现升温迹象,作为全球市场关键的生产、制造基地,这些地方的疫情持续发酵,将对全球供应链产生影响。

  市场上从去年便开始传出“订单回流国内”的消息。盛虹集团旗下江苏盛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盛虹科技)营销部门负责人表示,东南亚和印度的纺织业相对于国内最大的优势是税率,“举例来说,东南亚和印度向欧美、日本出口成衣可以享受免税政策,相比国内,利润可增加8—10%,但随着当地工人工资上涨等的影响,优势也在慢慢缩小。”该负责人称,受成本因素影响,三五年前,国内部分大型纺织企业就向东南亚和印度扩张,其中产业链最下游负责织造、成衣环节的企业早在5年前就开始布局海外,“彼时国内外纺织品产值比例大约是7:3,如今差不多已经持平,东南亚和印度的增长是蛮快的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  针对“订单回流国内”的说法,上述负责人称这并非没有道理。他表示,相对来说,一方面中国的纺织产业链最完整,另一方面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,因此很多国外的品牌都愿意放在中国生产,国内几家大型纺织企业也基本上以内销为主。

  但该负责人同时表示,所谓印度的订单回流,对苏州吴江这一带影响很小,因为印度的纺织品相对来说偏低端。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,公司订单的确出现了较大幅度增长,部分客户排队已经排到了年底,相比2019年都不会差多少,而下游部分成衣制造企业的订单都排到了2022年。

  江苏国泰华盛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志江也表示,目前的订单大概接到10月份到11月份。“我们每天都在寻找新的产能。3月份、5月份我多次去了河南、安徽、山东这些地方找产能。”他说。

  设计的创新、细节的用心,都增加了服装产品的附加值。据了解,一件增加环保功能的衣服在欧美的市场上可以卖到300—500美元的价格。金志江说,服装行业的竞争早已不是简单的价格战,作为时尚的快销品,更重要的是能对市场需求做出快速响应。而随着环保理念的盛行,客户对衣服材质的环保性,也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  不过,也有纺织行业人士对“订单回流国内”持不同看法。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在“炒概念”,因为虽然东南亚和印度的疫情很严重,但还没有到无法生产的地步,一些中间商故意把危机感放大,背后可能存在炒期货、炒大宗商品价格等问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